现在是:  广告热线:0556-2222226
新闻热线:0556-2183314 通讯员入口 公众报料 手机版
  • 新闻热线:
    0556-2183314  0556-2222226
当前位置:金沙国际网投赌场|金沙赌城线上网投 > 岳西文艺 > 文学 > 正文

怀念那些鸟儿

2017-08-18 15:01:14 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朱王芳     点击:

    清晨,微微有些凉意,沿着堤岸走,路边的垂柳随风轻轻摆动,清浅的河水默默东行。

一群白色的水鸟正在河中央悠然滑翔。我抑住内心的惊喜,停下脚步,细细地欣赏。是白鹭,它们在水中漫步,那只优美的脖颈迅疾探入水中,倏忽又扬起,在啄食吧。沙滩上那两只是一对情侣吗?正一左一右挺立着秀美的长腿喃喃私语。大概发现我的偷窥了,蓦地,许多白鹭扇动着洁白的翅膀,腾空而起,飞向远处的树林,眼前滑过一道道优美的弧线。

很久没能和这些鸟儿近距离相望了。小时候,常能在稻田中看到白鹭飞翔的身影,他们在稻田中觅食,农人们也不驱赶,这样仙骨神韵的鸟儿,太惹人疼爱了,耕种之余,看看它们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啊。

说起乡下的鸟儿,讨人爱的还有喜鹊,它们窝在老家门前几棵高大的杨树上,叽叽喳喳。调皮的孩子常爬到树上掏喜鹊窝,大人看见了,准要大声呵斥。喜鹊,乡亲们叫它仙雀,它是好运与福气的象征,“喜鹊叫,好事到。”

我也就常留心门前喜鹊的叫声,猜测能有什么好事降临。其实,我们小孩盼望的好事很渺小啊,也就是期盼在外工作的爷爷、父亲回家时能多带几颗水果糖,带一本小人书。还暗暗希望家里能多来几趟客人,客人来了,奶奶就能蒸一碗鸡蛋,也许还有一碗香喷喷的腊肉呢……后来,门前的杨树砍了,家里的生活一天天好了,也渐渐没了喜鹊的踪影,我也忘记去聆听喜鹊的叫声了。

那时候,奶奶最不喜欢的是老鹰,因为老鹰叼走了她心爱的黄母鸡。黄母鸡,可是家里的功臣啊,隔天一个蛋,奶奶还要靠它换几个油盐钱。我还记得,那是一个秋天的傍晚,黄母鸡在稻场上觅食,奶奶到菜园里去了,我一个人坐在门槛上看小人书。

一只黑色的老鹰不知窥伺了多久,它从空中俯冲下来,母鸡惊慌地“咯咯”直叫。我一抬头,鹰爪已抓住鸡背,翅膀一拍,母鸡被它抓走了。我吓得大叫,鹰来了,鹰来了。提着篮子的奶奶,正在回来的路上,眼睁睁地看着黄母鸡被鹰儿掠走了,在头顶上盘旋而过,唯有几根鸡毛临空飘落……奶奶气得没有吃晚饭,只是一个劲叨念:那只该死的鹰啊,可怜我的黄母鸡……

然而,令我们小孩子惊惧的不是鹰,而是乌鸦,乡下人称为老鸹。老鸹,真像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幽灵,连村里最顽皮的孩子都不敢招惹它。小脚的三奶奶常对我们说,老鸹是阎王的母舅,它的叫声,就是催命符。

没想到三奶的话,有一天真的灵验了。那天,我和二堂姐在菜园里打猪草,只看到两只老鸹蹲在坟头上的枫树上,“哇哇”叫个不停,那声音真令人毛骨悚然。二姐说,是不是要死人了?我拽了拽二姐的衣襟,小声说,二姐,我们回去吧。回到家,就听到老屋里传来人们惊慌的哭喊声,有人在大声地喊,三奶老了。老,就是去世的意思。三奶,多好的人啊,到现在,我还记得她挪着小脚,颤巍巍地抓一把瓜子塞到我口袋里,或端一碗吃食送到我家的情景。

随着三奶的去世,以后的日子里,我的脑海中好像没残留下老鸹其它的印象。不知什么时候,那些鸟儿都淡出了我的视野,我也离家愈来愈远。上次回乡,我搜寻着往昔那些鸟儿的身影,麻雀,一大群,白鹭,田间飞翔着一两只。

报喜的花喜鹊不见了,张着翅膀盘旋在空中窥伺母鸡的老鹰也销声匿迹,阎王的亲戚黑老鸹也没见着一只。它们去哪了?我在心里说:小鸟儿,回来吧,无论是报喜还是报忧,我都想你们。

相关热词搜索:鸟儿

上一篇:灯花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本站介绍 | 广告刊例 | 版权声明 | 联系方式 | 编辑入口 | 服务热线:0556-2222226
岳西周刊社  岳西热线编委会  主办  岳西县创联网络公司技术支持
Copyright @ 2014-2018 ahyx.cc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岳西热线 版权所有
法律顾问:刘光耀 网站备案: 皖ICP备07009582号 
岳西热线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6-2183314 举报邮箱: ahclwl@163.com
岳西县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平台 电话:0556-2188512 邮箱:yxwxb666@163.com

皖公网安备 34082802000407号